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范冰冰韩庚又逢芳华登时装

2018-09-26 11:49:50

范冰冰韩庚又逢芳华 登《时装L’OFFICIEL》五月封面|范冰冰|韩庚

5月封面 范冰冰 近日,范冰冰和韩庚受邀拍摄《时装LOFFICIEL》五月封面大片,橘衫白裙,框架眼镜,青春气息扑面而来。正值新片《万物生长》热映,秋水和柳青相爱相杀的姐弟恋是撑起整部青春电影的华彩。范冰冰演柳青是意料之中的选择,万种风情的柳青和风情万种的范冰冰之间几乎没有距离,而韩庚身上和秋水一样,很迷人的坏以及让人匪夷所思的真诚则让导演的选择更坚定。有人说,只有回望,青春才能被正确地赋予价值,范冰冰和韩庚,无疑有这种资本。现在,他们正在从容地叙述一场带着切肤之痛,却又温柔绵长的青春物语。 范冰冰韩庚青春无非此消彼长 青春其实还有另一种表述。在由它统领的人生阶段,一刀切开,未必就是百分百的纯真。躁动、迷乱、欲望,那些比青更深、比春更热的东西,藏在暗处,窃窃私语。 但也是此时,情感开始蔓延,心智开始成熟,故事开始转弯。万物,显露了自己的形态。 秋水的起起落落让韩庚重温了一次青春。秋水二十五六,韩庚则三十有一。在秋水的青春里,有一群一起大闹天宫的哥们儿,他为学业烦、为人生意义烦,跟初恋余情未了,又被突然闯入的熟女柳青勾走了魂,心里充斥着难以管理的荷尔蒙。韩庚呢?他说自己的青春始于十二岁,终于十八岁。毕业离校的前天晚上,他一夜无眠,同学里有的考舞团,有的考学校,走得七七八八,宿舍只剩一两个人。他想,明天我干嘛,住那,第二天背着包出去该怎么办,心里没落没底,除了生存,没别的要求。这是风花雪月,策马红尘的好年纪。但韩庚一脚踏出校园,咔嚓一声,就听到了青春落幕的声音。 毕业以后,他在商场和酒吧跳舞为生,实在没钱,买张火车票就去了深圳,在深圳歌舞团接着跳。他突然发现,自己跟别人不太一样,别的同学都想要稳定的工作,他不想。他想的是,应该还有机会,把人生拓宽一点。 他如愿以偿。当了歌手,也跳出了小天地,现在,他想做一名有质感的演员。就我的感受,一个歌手想转做演员挺难的。韩庚说起来轻描淡写。问他,非科班出身想做演员

范冰冰韩庚又逢芳华登时装

,困难的地方是什么,他说是认可。零九年的时候,电影市场没有现在这么好,很多导演是不敢用歌手的,觉得你根本不会演戏。现在大部分电影都会找一些偶像来吸引粉丝拉票房,但是我很想让大家承认韩庚是一个真正的演员,不是说只能吸引粉丝,耍耍帅就过了,而是真的有想法、内心有东西的演员。他好像憋了一口气,发了狠,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那个我。 柳青是戏里的女人。戏里范冰冰初次登场,大波浪大红唇。她看了一眼韩庚,媚眼如丝,左眉上挑,让后者无处可逃。中国大饭店那一见就是秋水的一生,李玉说,看到冰冰的形象,你有什么理由不去爱她。筛遍中国的女演员,范冰冰合适,给她一个柳青,她就能让柳青放肆性感。 剧本安排了一场秋水抱着柳青蹦极的戏,合同里写的是,这场戏可以由替身代劳,但拍摄当天,男替身被高度吓软了腿。当时所有的人都在看着,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,我说那就试试吧,刚说完这句话,一秒钟之后我就后悔了,范冰冰说,但是我已经说出来了,然后李玉就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说,你行吗? 不行也要行。 跳完,范冰冰浑身发抖。她逼自己平静下来,因为柳青是浓烈的、丰满的存在,她是一个在社会上行走过的成熟女性,她不能比秋水慌。范冰冰说,她是以闯入者的姿态参与到秋水的青春里的,伴随了这个男孩的成长,她是一个隐性的长者。她不能慌,我也不能。 慌乱不是范冰冰的生存哲学。近十年里,她都以相对冷静的形象示人。那些纠结的、绝望的、痛苦的、迷乱的、彷徨的情感,她留给了作品。作品之外,她没有像普通人一样百分之百地青春过。 十六岁,她就觉得自己不得不成长了。在她认为是时候的年纪,少女范冰冰选择了回避父母规划的人生,转而报考谢晋的表演学校。我妈当时意见挺大的,我跟她僵持了两三天,有一天中午睡完午觉,我妈起来一看我在收拾行李,然后她就觉得我异想天开。因为她认为我对表演这档子事完全没有基础,她就觉得这小孩怎么主意这么大,我跟她说,考上了你就让我去上学,要是考不上我就还回来留级上高二,结果我真的考上了。 冯唐在《万物生长》的后记里写,即使重新过一遍年少时光,不完整的故事还是不完整,混蛋的地方还要混蛋。所有的遗憾,一点不能改变。这就是成长的意义。范冰冰的遗憾,或许是花了太多时间工作,忽略了家人和生活。演了十几年戏,范冰冰的表演梦早就实现了,但梦是一个没有尽头的螺旋体,从端点出发的那一刻,它就在不断扩张,直至组成更庞大、也更坚固的结构,所以我才说,不管怎么样,青春都在那儿,换了一种形态而已。范冰冰说。




微机控制电液伺服万能试验机报价
真空气氛炉
精密开启式管式炉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